办事指南

音乐使人自由:姚贝娜,谭维维,萨顶顶

点击量:   时间:2019-03-14 10:06:01

[paragraph] 从各种生平追忆稿里来看,姚贝娜的人生几乎接近于满分 她出生于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是作曲家,深圳音协主席,大学声乐系教授,母亲是省歌舞团的歌唱演员在这种家庭环境下,她毫无悬念的走上了音乐这条路——这条路是这么走的:4岁开始学习钢琴,9岁开始登台演唱,打小就是各种歌唱比赛的获奖得主,高中读的是武汉音乐学院附中,系统学习声乐,大学读的是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虽然在那之前,她就已经被星海音乐学院录取了,不过显然她的目标更高 大学期间,她前后师从董华和马秋华两位教授(这里或许可以额外提一句的是,马秋华教授的丈夫,正是这个行业的泰斗级人物金铁霖)毕业后,她进入海政文工团在海政文工团的四年期间,她担当过宋祖英肯尼迪演唱会的表演嘉宾,也参加过春晚和奥运会闭幕式,更重要的是,她还获得了青歌赛的金奖和银奖各一次2009年她退出海政文工团,继续参加春晚,且被刘欢提携,演唱了《甄嬛传》的主题曲和大部分插曲 但是截止这个时候,她仍然没有红起来 她几乎是畅通无阻地获得了所有“体系内”歌手所能拿到的所有机会和奖项,认识了所有能够认识到的“贵人”但是,她仍然没有红起来“红起来”并不是贬义色彩的词,也并不直接和“虚荣”之类的词语画等号,而是有着实际的意义:只有红起来,才能被更多的人听到,才会被市场买单,才能有选择权,挑选合作伙伴,挑选自己想唱的歌 一直到她参加《中国好声音》,才获得了那个她渴望实现的——“唱自己喜欢的歌,让更多人听到”的梦想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过去的时间里,过关斩将般的得奖,参加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演出,出过个人专辑,但在这个过程当中,她并没有得到那种唱自己喜欢的歌被很多人聆听的乐趣她对自己所唱的歌,兴趣索然,她的听众,也无法成为她渴望的知音在从海政文工团退出的时候,她甚至这么说过:“情愿去香格里拉的酒吧里唱歌”那时的她,既不被自己认可,也不被大众认可,而认可她的那个体系,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坂本龙一有本自传的名字叫做《音乐使人自由》,而姚贝娜那个时候的人生,大概可以概括成“音乐使人不得自由”——她正是因为拥有这么一项技艺,所以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必须拘泥于一种身份,必须在某些指定唱歌的时候,唱某些指定的歌 她的人生,或许萨顶顶和谭维维、龚琳娜会有共鸣 萨顶顶,原名周鹏,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获得过青歌赛银奖,参加过春晚以原名推出过一张叫做《自己美》的专辑——圈内口碑很好,但并不算红一直到她改名为萨顶顶,以跳大神的妆扮,还有“另类异域”的音乐风格,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才引起大众关注从而,获得自己音乐上的自主权 谭维维,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毕业,获得过四川省“十佳歌手”称号,上过维也纳金色大厅中国新春音乐会的舞台并且,巧合的是,她和姚贝娜一样,都担任过大型音乐剧《金沙》的女一号但这些也都不足以让她满足,她的自由,同样依靠选秀比赛 龚琳娜也曾是这条“唱歌机器”制造线上的一员她和姚贝娜一样,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获得过青歌赛银奖然而这些让她觉得自己很“自卑”,甚至是“不爱唱歌了”她音乐上的自由,也从她离开这个体系,甚至是远离中国后,才得以实现 她们都曾经在“专业音乐学院声乐系”“专业歌唱比赛”“重要的演出舞台”这几个项目上,成绩斐然,但也都和姚贝娜一样,这些成绩对她们渴望的人生来说,意义寥寥 对于姚贝娜来说,最幸福的大概是,她最爱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