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化工厂建在居民区 谁为百姓的健康买单?

点击量:   时间:2019-04-08 11:17:04

化工厂建在居民区 谁为百姓的健康买单   按照规定,重大危险源,必须与周围居民区保持1000米以上的“卫生防护”距离 1987年2月17日国务院发布《化学危险物品安全管理条例》 第十条:“凡距离下列地区1000米范围内不得规划和兴建剧毒化学危险物品生产厂(即厂点围墙到上述区域边界不少于1000米)(一)居民区;(三)交通干线(公路、铁路、水路) 在兰考县油田基地东大院的居民密集区竟然郝然存在着一个化工厂在悄悄的进行生产,这个化工厂就是兰考县盛达化工厂 每天都排放废气,特别是早上最多,也最明显,都已经在方圆几公里内形成了黑雾,刺鼻的很,呛的人无法呼吸,久久不散对于它的成份大家不得而知,但是当地的居民的身体健康都受到了威协,有的不停的咳嗽,有好多孕妇莫名其妙的流产有哪个人能够离得开空气,不呼吸 白天工厂的大门紧闭,只留有小门门口有好几人的保安看守,不允许外人进入,里面的生产活动在紧罗密鼓的进行着为什么不敢让任何外人进出,连大门都不敢开着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 化工厂大门(大门紧闭,左边的小门是开着的) 从墙外拍到的厂房   他的厂墙离最近的居民楼还不到20米离工厂最近的居民楼 居民楼林立,居民户多达上万户这个化工厂都是生产些什么呢让我们来看看它在网上发布的企业信息吧 它一直标榜自己属于中原油田的一家企业,其实是在说谎它是一家兰考县的私企,老板周翔也是地地道道的兰考人厂院是租用中原油田三公司的土地和房子 瞧瞧他的营业额高达5000万元-1亿元/年每年得排放多少废气、废水可想而知! 在实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曾经有居民自发组织了10人、50人不等的上访群体去县环保局、中原油田三公司办公楼、县委、省里进行集体上访,在上访无果的情况下,老头、老太太们自发地堵住化工厂大门希望其停止生产改迁它址,可是问题却仍然得不到解决化工厂仍然是生意兴隆,车来车往,是啊,普通的老百姓怎么可能斗得过财大气粗的化工厂老板更何况地方保护主义势力又是那么猖獗有谁会在乎老百姓的死活,有谁又会为老百姓的健康买单呢    政府职能部门不能发挥它的功效,进行监管,形同虚设,某些官员为了一己私利,置人民群众的安危于不顾那我们就希望新闻媒体多多监督,让人民的合法权益得到保障吧! IMG0813175401.jpg (100 KB, 下载次数: 36)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8-13 19:36 上传 IMG0813175700.jpg (83 KB, 下载次数: 3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8-13 19:36 上传 IMG0813175800.jpg (111 KB, 下载次数: 34)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8-13 19:36 上传 sd.jpg (41 KB, 下载次数: 35)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8-13 19:36 上传 sd2.jpg (97 KB, 下载次数: 38)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8-13 19:36 上传 sd3.jpg (54 KB, 下载次数: 34)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8-13 19:36 上传 IMG0813175500.jpg (167 KB, 下载次数: 37)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8-13 19:36 上传 IMG0813175700.jpg (83 KB, 下载次数: 36)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8-13 19:36 上传 无耻的化工厂老板到处标榜自己的私家工厂是属于中原油田的,睁着眼说瞎话谁都知道中原油田属于国企,你一个小小的私人化工厂违规建厂,危害百姓健康,还想玷污国企的名誉,真是无可救药了!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发展乡镇企业以来,化工厂不建在居民区的就不多因为建在边远地区或者山区成本高呢,不管白猫黑猫拿住老鼠就是好猫,不管怎么样能挣到钱就行,邓理论啊 [s:91] [s:92] 怎么没有记者关注这件事呢 真是太黑了了 行为艺术现场图片http://www.gx778.com 女人分5等 被忽悠垫资工作半年无果  受蒙骗“温水煮青蛙”终丢职   维权记者遭遇“侵权门儿” 全四清 全四清是我的真名,也许有不少人知道我是中华工商时报的记者,但却很少有人知道我是农民工记者因为我五年来我以中华工商时报“本报记者”署名发表的近百万文字通过纸片和电子传向大江南北;因为每年在《河南日报》上公布的河南省好新闻奖名单中也会有我的名字;因为我写的《王守义十三香京城喊冤》、《豫花面粉到底怎么了》的文章在中华工商时报发表后,使这些企业成功维权成为全国民营企业维史上的经典案例;因为我早在2004年发表《折腾经济拷问良知》中就提出了“折腾经济”概念,以及今年一月份发表的《地方政府陷入“折腾经济”误区比危机更可怕》等等一系列文章在网上的传播效应所以很少有人相信我是农民工记者,但我的确是;而且目前正要为自己维权!正式起诉之前,我很想得到一贯支持我的网友们的道义援助! 我被“宰”了半年工资 用本山先生的话说就是如今这世道“太疯狂了”很多事情出乎常理说来话长 干了多年的老站长离开了记者站,新来的许某接手了记者站虽然报社的任命书是09年3月底,但他实际08年11月份就已经在很积极地工作了,12月份的时候,在老站长召集的聚会上已经做了公布,之后他跟我说继续好好写稿子,计酬办法一切都按原来,稿费问题报社不给由他给付为了完成报社经营任务,他让我跟他一起找河南康利达集团董事长薛景霞,还让我按高标准要求给薛写了新闻稿09年春节是元月份,放假回家的时候他还特别嘱咐我回家要多写稿子春节过后,记者站一切工作都在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热情中进行2月份,我跟他一起去了新郑,紧接着我们又去了洛阳我想,我做好采编,他做好经营,记者站很快会有起色的,他这样勤奋地工作我最初的感觉是有希望但后来我发现,其实他没有工作思路,也听不进合理化建议,完全是瞎折腾!从到目前为止除了他自己说的订了一百多份报纸外(实际多半是记者站的会计王彤订来的),没有搞来一笔广告,没做半个专题就是证明而期间,我做的采编这块一直很正常地进行,省内各种活动只要接到通知或得到信息我就参加了但5月份出了点小麻烦 今年7月13日上午,我按许的要求把我写的要发的稿件署他的名字发送到他的邮箱,然后以他的名字发表(从5月份我发表的一片文章惹争议后,6月份开始我都是按照许的要求这样做的),但许给我承诺的7月份恢复我的文章署名一直没有兑现,我觉得有问题,我发的好多东西如石沉大海许上周很明确地说让我开始工作,说上周五要去巩义,为什么悄无声息了呢而且我已经按照许上周的安排,把河南记者站上半年给省工商联发的稿子汇总好了,有几十篇,大概3万多字我按照发表的时间顺序把标题和所发版面及每篇字数列表发他的邮箱,可为什几天么没有回音呢我纳闷,难道连同我发的稿子都沉睡在他邮箱吗要是这样的话,那些原本应该及时转给报社的稿子就会失去时效性难道真如朋友说的他对我采取的是“温水煮青蛙”的毒招吗11点23分,我给许打电话说明已把工商联的汇总情况发他邮箱了许说“好的,我等会儿看看”,事实证明他真的还没有看我感到深深的无奈和失落! 12点零3分,许打过来电话说看到了,并让我把那些发表的报纸复印一下(其实也没有必要,而且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真的没钱垫,类似的情况以前也有过很多次),许感到我不愿复印很不高兴,就生气地说“你把报纸找找,我来复印!”;接着,他就给我说看到了会计发在记者站邮箱里的关于我的工资表,接着他说了记者站如何如何难,他自己也垫支了不少的钱 我很是忍耐地听完他解释后也给他说了我的实际情况:09年元月份以来半年多了,我共得到了他发给的两个月工资1400元我给他算账,除去几个月来因为我的住处代替办公室(从省委搬出后),必须的网费、电费、买电脑桌的费用之外,剩下的钱平均到每个月不到200元,不够吃饭、也不够房租,还有交通通讯等等,我基本是垫资工作的,我觉得要工作首先是能生存吧但他说了句很让人无法接受的话——“那是你的事,能干就干不能干我也不勉强!”后来,他又说报社对他的任命是从3月底,他已经把4月份和5月份的(每个月700元)工资给我开了,6月份我被停发稿子,是没有工资的,他不欠我的;至于稿费啥时候报社给记者站他啥时候给我,如果报社一直没有他也没办法这最后一句话让我让我感到深深震惊!做人怎么能这样言而无信我质问他年前他在跟我谈话时怎么跟我说的他最终还是没有承认自己说过的话真是岂有此理!如果不是他做过承诺我会在这里垫资工作坚持半年多吗如果只有700元连我在这里生存的费用都不够还要垫资不等于白耗又贴钱吗而且更可气的是,就连这700元,他也是从09年4月份发“难道1—3月份我白干了吗”而且,6月份我写的文章以他名字发表,他还让我把刘怀廉的报告改写成刘怀廉的署名文章,让我参加各种会议,6月份我一直在按他的要求工作,他凭什么说我6月份没有工资 现在明摆着的是他除了把“稿费报社不给我给”变成了“报社啥时给记者站我就啥时给你”之外,还要我做出4个月的工资让步没办法,人在弯树下不得不低头我说1—3月份的工作按你说的是交接的问题,6月份我也可以不要, 共2800元,但报社要是给付稿费总不会把1—3月份刨起吧我等,年底总会给的吧在我的一再让步下(为了能够要回他欠我的一万五千多元)我们达成了口头协议——我继续干,年底报社给了稿费按他说的“就全部给我兑付”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附加的条件是我写的每篇稿子都必须把他“许长江”的名字放在前面,虽然我很是憋屈,但无论如何55分钟的交谈总算有了结果 悍然“撕毁协议” 我觉得既然工作的事已经说清楚了,我就应该问问办公室的事情(已经几个月没有办公室了,我垫支不少,一方面记者站也应该有个办公室,另一方面也可以减轻我的负担),我把我掌握的可以回省委档案局办公室的情况电话跟许说但许说“我正好要给你说呢,你打过来了办公室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反复考虑了,为了咱们今后减少矛盾,这个工作你不需要再干了!”我问他为什么出尔反尔他不给解释 我们争执了很久无果我只好再次让步我说,你现在要开我可以,总该把所有的拖欠结清吧,我不提别的要求,我认了(按《劳动法》无辜清退员工是要给付赔偿的)他说“没有钱”,他还让我写个“辞职书”我说不对,应该他给我写个处分决定,算是个交代吧,也表示一种态度但他说“没有先例”,我与记者站就没有签订什么文字协议,我说那不是我的错,按照《劳动合同法》,我与报社已经构成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如果记者站要开我,那就应该拿出处理我的书面文字 许的态度很坚决——你愿意往那里走都可以,我随时奉陪!我们在交谈了80分钟后无果而终我打算先给报社汇报,如果报社不管,我就拿起法律武器向社会申诉,一定要讨回公道但我的打算很快受到老站长的制止“我给他说,你就暂时不要跟他直接联系了”老站长的意思是从中缓和一下,工作还得干,让我不要跟报社说过了几天,我给老站长联系,他告诉我,长江很忌讳你到报社的事情(7月份我到北京办事顺便到报社想问问我的工作的事情),意思没得商量老站长接着说,过几天我找找他,让他按照你的应付报酬给你打个条子我说可以我就这样一直呆在郑州等,因为我不知道啥时候有答复,又不好催促老站长太急,但我基本是每周一两次电话,老站长都说最近很忙还没有见到他直到8月13日,我才明白大概是老站长让许给我打条子也碰了壁,他没法跟我说 到底谁是“无赖” 8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河南省工商联尾号为5612办公室的一位领导给我打来电话,说是全国工商联要来河南某地开会,时间是16日,问我能否决定去我问他站长知不知道这个事他说,他那里有我的名片,就打过来了(其实以前很多次都是这样,省联认识我的人多,而且大多是通过我的文章认识的)我说要给站长说他说,房间紧张,让我赶快给他回电话,他好预定房间我马上给老站长电话说明了情况,得到的答复是:“你不妨就直接给长江通个电话吧!” 我给许通了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我把省联通知开会的事情给他说了,之后他问还有没有事我当然明白他指的什么我就问他啥时候把我的工资结了他说,原来不是跟你说过的吗你把电脑送到办公室,我给你再结6月份一个月工资我问,那我的工作量如何计算你给打条子吗他说不用打,报社啥时候给了就给你我说,其实这个问题涉及农民工记者的待遇问题,社会很敏感的,你最好也考虑考虑我的难处,不要把事做得太绝许马上说你不要这样威胁好不好,我说这不是威胁,是维权,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的忍耐是有限的许当即就说这样吧,咱们相互多谅解点,我也考虑你的难处,再给你一个月工资,也就是6月7月都给你,你把电脑拿过来,另外,你再写个情况说明,大意是你因为自己违反了报社的规定愿意自己辞职我问,那就是说1至3月份你不管了许说,我是3月31日报社给下的文,这里面有个交接的问题,你要多理解我说让我考虑考虑吧我想再问问老站长啥意见,我接着给老站长通了电话,我听出他心不在焉的意思,我还想做些说明,但他很快就挂了电话我想,我也不必有太多顾虑了!大胆维权是时候了! 大约有过了20分钟,许又打过来电话,说是愿意给我支付1至3月份的工资,但6至7月就不再发了,也算彻底清了意思是,这已经是他的最大让步了我想他大概是处于两种考虑:一是空下1至3月份等于不给老站长面子,有晾晒人的感觉,二是即便再加一个月工资也不过2100元,还等于低价买个电脑,现在的17寸液晶屏和虽然配置不高但也值几百元的主机加起来也不会低于这个数许完全是当生意来做了对于许的这种斤斤计较我知道想要回我应得的全部实在比登天还难我问他,那你以前说啥时候报社给了稿费你就给,现在的意思是即使以后报社给了你也不再给了,是吧他当时就语塞,过了大约两分钟,他说,也不是这样,你可以把你报社给了就给你写在辞职书里这不明摆着是坑人吗我说,你一会儿两个月,一会儿三个月,其实你一个月都不给也行,只要你把我的工作量核实一下,给我出个手续,我就把电脑给你他说哪有工作量统计我说在记者站邮箱里,会计统计的他说:“那你问会计要吧,真是个无赖!” 其实通过上面的叙述大家已经能够很清楚到底谁是无赖!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暂时困难起码要认账,至于他说记者站经营不好那只能说明他的无能,欠钱不还百般抵赖不是无赖是什么      谢谢大家能够用宝贵时间看完这些文字! 不闹不管 [s: